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zsbjsq的个人主页

 
 
 

日志

 
 

菠萝山上的石头墩台  

2012-02-01 10:0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菠萝山上的石头墩台
 

     “我们村在大梅沙西边菠萝山上建有炮台!”我在大梅沙采访时,几名年纪较大的村民们向我透露说。闻讯后,便在村民杨明勇的带领下先上去进行了勘查,后来,又和深圳市文物考古所的专家任志录、张一兵、彭全民等专家上山勘察,专家们看后认为,这里有可能是明清时期大鹏所城防卫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烟墩。
               从“求水岭”到“炮台山”
    已经79岁高龄的大梅沙村民杨曰明、72岁的老村长袁官添告诉我,上个世纪早期,大概是二十年代左右吧,大梅沙、盐田一带山寇、土匪很多,匪患严重,大梅沙的村民们为防止山寇、土匪,保护自己的村落,村民们在当时大梅沙村较有名望的莫振瑛、杨礼球等带领下,集资在菠萝山(村民们也称此山为“求水岭”)上修建了一大五小共六座炮台。“大炮台上放的是门很大的炮,要六个壮劳力才能抬动!小的炮有十多门,最轻的也有差不多150斤!”杨曰明记得,当年村民莫天生的父亲莫乙友个子很高、很有力气,“一般的炮都是要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扛,但莫乙友一个人能扛得动较小的山炮。”山上建了炮台后,匪患减少了许多,村民们也习惯称这个山为“炮台山”了。
                 “盐田十三乡,抵不上大梅沙一口烂粉枪”
    杨曰明、袁官添回忆说,当年,炮台上的炮确实打过,曾打到鸿安围,最远的打到盐田三村、四村,至今这一带还流传着“盐田十三乡,抵不上大梅沙烂粉枪”的说法。
    “当年的山炮,解放后政府就开始进行收缴,村民们又将十多门炮抬下来,放在村里当时的洪圣庙里,后来大多数都不知去那里了。”大梅沙股份公司监事会主席杨官平告诉我。“但是,还有一门较小的炮被保存下来,在一个村民家里。”我来到这位不肯透露姓名的陈先生家里,看到了那门已经锈迹斑斑的古炮。我量了量,炮长83厘米,后座周长53厘米,前面较细部分周长34厘米,炮口直径6厘米。炮后座装火药的部分已经完全被铁锈堵塞,“据说,这种炮打的是黑火药,可以装火药粉12两!子弹主要就是铁砂等。”炮身后面有一个圆圈,“当年这家村民把这门炮竖着埋在地下,只留出这个圆圈,来当栓牛桩,防止牛跑掉。”
    大梅沙在梅沙片区是个较大的村庄,人口最多时有五六百人,现在有三百多人。与宝安一带的村庄一般只有一个主要姓氏“聚族而居”现象不同的是,大梅沙村里过去有32个姓氏,杨姓、袁姓较多,还有陈姓、莫姓、麦姓、邓姓、林姓、徐姓、石姓、黄姓、骆姓等等。究竟是哪个家族先到这里的,也没有明确的记载。但各族在大梅沙落户后,就比较团结,“在解放前,村里人报成团是很重要的,这样,外村的人都不敢欺负大梅沙村。”
    陈来有说,就是在现在股份公司办公楼前面的那片空地上,当年有一个洪圣庙,他父亲陈华曾作为洪圣庙的庙祝公,村里每家每户都要向庙里交粮食和贡品。当年炮台山上的山炮拉下来后,曾有一门炮放在洪圣庙的前面。每年农历二月十三日为洪圣爷诞,以及清明、中秋、端午和过年等大节日时,村民都会到庙里举办活动,和大梅沙隔海相望的香港平洲岛上,还保留着一座洪圣庙,为明初建造。
                   山炮未能抵挡住日本鬼子
    我和村民杨明勇上山时,他讲述了一些故事。莫振瑛是他母亲的外公,开始在香港开诊所,民国初年时在大鹏做盐务局长,他当年在流经大梅沙村东边的小河上,修了一道堤坝,把水位抬高,这样,在较旱的时候也可以灌溉农田。所以当年大梅沙的地是较多的,村民的生活也比较富裕。
    “但是大梅沙的山炮,没有能够抵挡住日本鬼子的侵略,1940年,日本人就从盐田打到了大梅沙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日本鬼子最爱抢的是鸡蛋,一到村民家里,就到处搜罗鸡蛋。日本兵强奸了几名村妇后,村里人到日本兵驻地抗告,鬼子将就机枪架在村口(就是现在海景酒店的地方),往村里扫射,侵略者,太可恶了!。”老人们愤愤地说。
             有可能是烟墩
     考古专家们在现场进行了勘察。这些石头墩台都呈覆斗形,最大的一个主墩台底座呈正方行,底座的一边达6.3米,顶部的一边有5.83米,石头墙的厚度近一米,高2.2米,有台阶通往石墩上面,似乎像是门的地方,宽0.63米。大墩台的南侧3米左右,有5座小的墩台从东至西呈一字形排列,其中最东侧的墩台与其它墩台的间距稍大一些,有3米。其余的每个墩台之间的间距为1.9米,墩台的长和宽基本上都是1.6米。“从这些墩台上石头的风化程度看,应该有五六百年左右”,张一兵说。有专家认为,“这里可能是大鹏所城防御体系中的盐田墩或者梅沙墩,如果是的话,那就意味着这是大鹏所城十几个烟墩中保存最完整、最好的烟墩。”
    考古专家进行GPS卫星定位测量,这几个石头墩台位于东经114度17分43.1秒、北纬22度35分17.9秒,海拔高程约152米。六座墩台基本上都被山上长满的杂树、灌木、竹子掩盖。占到墩台上,梅沙片区和盐田片区景色尽收眼底。“过去可没有这么多杂树、灌木,我小时候放牛上山,这里几乎是光秃秃的,远远地就能看见这几个大石头墩。”杨明勇告诉我。
    在现场,我还看到了许多零星散落着的青砖,有些青砖明显是人为铺在地上的。考古人员进行了测量,砖的长宽高等大小并不一样,张一兵说“在各个地区各个朝代,砖的规格是不一样的,例如这个长29厘米、宽13.5厘米、高8厘米的青砖,应该是明代嘉靖年间的。而清代宝安地区的砖就比较小一点了,康熙年间的砖一般长30厘米,宽13厘米,厚度是7厘米。但从这些砖的年代看,都在康熙年间之前。”
    在离墩台不远处,有一块埋在土里的大石头上,明显是被人工钻穿的一个圆圆的洞,长度大概有30多厘米,直径约4厘米,有专家认为,这可能是过去人们凿钻出来的,用来安营扎寨时固定帐篷用。杨明勇说,他们小时候放牛时,也曾把牛绳拴在这个石头孔上,防止牛走失。
    离主墩台北侧10多米处,还有一个直径约3米左右、用石头围起来的大圈,圆圈里也有人为活动的痕迹。但这个圆圈是干什么用的,大家也没推测出来。
    有专家认为,从砖的年代不一样上看,确实有可能是村民后来从村里可能是废弃的房子上拿上来的凑起来用的。如果是一个时代修的话,砖的规格应该是一样的。从这点上看,这里是烟墩还是炮台,有待进一步的考古论证。

相关链接 
          关于盐田和梅沙烟墩
    在大鹏所城防卫体系中,烟墩是重要的组成部分,盐田烟墩是的一个重要烟墩,但具体位置,一直没有明确记载标识,在历次普查中,也没有找到。
    明嘉靖年间,戴璟在《广东通志·卷三十四·营堡·大鹏守御千户所》:“东莞所海澳防守旗军八十四名:叠福烽堠、盐田烽堠、野牛澳烽堠、水头烽堠、沙澳烽堠、凹背烽堠、旧大鹏烽堠。”(烽堠即烟墩--作者注)
    明万历年间,郭棐《粤大记·卷三十二·广东沿海图》:“野牛角烽堠、大坑烽堠、旧大鹏烽堠、水头烽堠、叠福烽堠。”
    清康熙《新安县志·卷之八·兵刑志·墩堡》:“康熙七年……新安沿边奉设墩台二十一座: 新安营地方:碧头墩台,一座……盐田墩台,一座……大梅沙墩台,一座。小梅沙墩台,一座。续奉文行查,将不甚紧要之台,改作瞭望台……大鹏汛地,实设墩台四座:盐田墩台,一座,设千总一员,安兵二十五名……其深圳、五通岭、大梅沙、小梅沙四座,改作瞭望台,每台设兵十名。其碧头、茅洲、嘴头角、鳌湾角、屯门、九龙、大埔头、麻雀岭、盐田、鸦梅山、东坑、西山一十二台……捐解修筑。”
    专家们认为,深圳烟墩的历史可以从明代洪武年间设立卫所开始。明初是否设立盐田烟墩,目前尚无证据。但至少在嘉靖十四年戴璟《广东通志》中就已经有了明确记载。康熙《新安县志》记载明代大鹏所城的五处烟墩,已经没有盐田烟墩,所以盐田墩应该是明代末年即万历以后的事情。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粤大记·卷三十二·广东沿海图》中,在盐田村和梅沙村之间没有任何设施机构的记录,由此可以判断盐田烟墩设立于嘉靖以前,而万历二十六年以后已经裁撤。康熙七年展界,新安沿边奉设墩台二十一座,其中有盐田墩台一座,但同时还有大梅沙、小梅沙墩台各一座。康熙二十七年编撰县志时,大小梅沙墩台改作瞭望台,但盐田墩台仍在。

      说明为:
1.考古工作人员在测量最大的一座石头墩台。             
2.测量青砖的尺寸。            
3.遗落在杂树、灌木丛中的石头墩台。
4.最大的一个石头墩,底座可真长!
5.当年的大炮,有这么粗! 
6.这个石头上,有一个孔!  
7.这跟我小时候看到的,没啥差别。
8.从墩台上往东看,就是美丽的大梅沙海滩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